拾梦

无法适配。

微信号:xuyaorenke

每个人,都想得到自由,
为什么每个人都害怕失去,
一个没有自由的未来?
每个人,
都有自己的命运,
从开始到结束,
到底有多久,
我能陪伴你?
到底有多久,
我能陪伴你?

母亲

袁墨白:


母亲
我真想你
此刻儿在车站,在四通八达的道路里
归心似你生我的痛楚
我来自你
现在就回去了
我不爱热闹了,也不再迷恋酒精和红绿相衬的烟火
儿很累,不想爱这世界
不想关心历史和哲学
整个我也只够去爱你的
原谅我,母亲
再次忤逆你叫我别回家的叮嘱
我是你身上的肉,是一个普通的孩子
你知道的,我一向乖巧
但允许我这会儿不想长大,就一会儿
请默许我顽皮一次
回到你的跟前
照顾你,像你二十多年来
为我做的一样
母亲,列车拉着我回家
儿离你越来越近
母亲,你等我,母亲
我知道你想我总比我多一分
游子今天回家
我不想怀揣家族的希冀和荒谬的梦想
我只想听你的话
听你说我越长越丑
听你说我不懂节省
母亲,你别哭
儿请求你骂骂我
真的,儿会很欢喜

痛隐

一分一秒生长
每一步都像在原地踏步
却又时常觉得
与我相关的一切都在慢慢走散
心中所有的期待
最后也只是一缕尘埃
我们是分别的恋人
是黎明前最黑暗的夜

home

无处可去
却又无处安放
也许真像他所说的
我们生来孤独
可是孤独是无从诉说的
就像此刻
我背对着月亮
能懂的
只有地上
清晰的影子

河流里斑斓的石头
黑夜里徒步的旅人
睡梦中荒唐的欲望

伪善着信仰
佯装着幸福
不必言说

清醒着的是天上的日月
俯视着这场好戏开演
无休无止